【龍門陣】潘婉明:尊重她做一隻貓
【龍門陣】潘婉明:尊重她做一隻貓

【龍門陣】潘婉明:尊重她做一隻貓

評論 / 龙门阵

最後更新 2019年04月30日 18时35分 • 評論: 潘婉明 • 非常可疑

我經常做一些我認為是尊重但別人認為是放縱小孩的事。譬如吃奶嘴不戒斷,譬如承認她是一隻貓。

一般建議小孩吃奶嘴大概兩歲左右就該戒斷,主要是擔心牙齒美觀,或咬合不正影響語言發展和發音。小敦兩歲半開始我就積極勸說,逾兩年毫無成效。有人獻策抹風油、塗辣醬,也有人建議戳洞破壞口感,還有丟馬桶,讓小孩知難而退。

大家認為這頂多是哭一二天就能忘懷的事,沒甚麼好執拗的。我默默聽,不反駁。嬰兒吸吮有安撫作用,小敦不吸手指,也從不放異物在嘴裡滿足口腔期對安全感的需求,她只依賴奶嘴。這在嬰兒時期反而令人放心。

小孩吸吮出于無聊或焦慮,而口腔期被滿足跟安全感的建立有關。小敦出生時因髖關節矯正不能被包裹而出現不自然抽搐反應,也因被捆綁而焦慮,終夜睡不安穩。她嗜奶嘴始于這樣不得已的原因,加上我在她該戒斷時期重新開始寫作,她感受被剝奪,更加專注吸吮。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認真看待「為什么」

年齡漸長她才意識到吃奶嘴會被人取笑,仍勇往直前。她的淡定也堅定了我,決心不用介入、施壓或羞辱的方式強迫戒斷。

某天她說她是隻橘色的貓,取名Mat。當時她看一首學押韻的兒歌Fat Cat Mat,認為自己是視頻裡的肥貓。我處變不驚,這種改名換姓的事不時有之。不料她做貓得心應手,至今已有年餘,除了改第一人稱我為貓,平時也喵喵叫研發貓的語言,並指導我熟悉貓話,比如喵一聲是yes,喵喵兩聲是no no,喵喵喵三聲是I love you!

這份持久堅決出乎我意料,但我沒有刻意糾正她,反倒是旁人出言阻止,認為她這是認知混亂。某次在社區看診,醫生得悉她是隻貓,有點譴責意味地囑咐我不能配合。醫生的反應我反而意外,他可能很難接受自己變成獸醫。

在親子關係裡,我們強調愛,但我們避而不談權力關係。事實上,如果我們認真看待孩子問的每一個「為什麼」,那些我們視之為理所當然、正當不過的事,用他們尚未被各種「常識」填滿、未被社會化的心靈來看,都是真實的疑問。

我尊重小敦的意願,等待她自己放棄奶嘴,承認她是一隻貓。雖然我面對十萬個不斷重複的「為什麼」也很厭煩,經常詞窮,但我不把疑問當質問。然后我承擔,我是如此放縱小孩的媽媽。

潘婉明

潘婉明
自由撰稿人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東方文薈】葉佩詩:動與不動

5日 • 一月前

【東方文薈】謝詩堅:馬哈迪重估一帶一路

5日 • 一月前

【東方文薈】謝光量:華教與社會運動

5日 • 一月前

【東方文薈】林志翰:希盟衛生政策一年回顧

5日 • 一月前

【龍門陣】楊善勇:一甲子作畫 六十年寫真

4日 • 一月前

【龍門陣】李的洺:沒有平等,又何來正義?

4日 • 一月前

【希盟執政一周年】李慧珊:大馬的經濟怎么了?

4日 • 一月前

【名家】劉國偉:統考應成為全民教育資產

4日 • 一月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