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門陣】楊善勇:日治前后的郭鶴堯
【龍門陣】楊善勇:日治前后的郭鶴堯

【龍門陣】楊善勇:日治前后的郭鶴堯

評論 / 龙门阵

最後更新 2019年04月29日 17时31分 • 評論: 楊善勇 • 僅供參考

詳讀這個國家,世之所謂「儒商」的歷史面貌,常有不解之惑。發跡之前,發跡之後,後人書寫的白紙黑字,字裡行間,總有遮遮掩掩的吞吞吐吐:說了一點,不說一點。

舉例言之,日本南侵之日,《郭鶴堯傳》裡援引郭鶴堯自言:「我還記得,我是最後一個離開新山的人。那一天是1942年1月30日,新山市區已經沒有半個人影,就如一座死城,寂靜一片。」

新山淪陷前夕, 據說郭鶴堯投身志願醫療救傷隊,獲選隊長,領導一支共有24名華裔隊員的組織。告別新山,記者轉述郭鶴堯不禁多看新山幾眼,當時的新山,他這樣形容:人去樓空,靜悄悄。

靜悄悄地,似乎郭鶴堯也走了。百度百科留下一片空白。不過,不久郭鶴堯似乎很快重新回到了新山。許文榮當年撰寫〈郭鶴堯:文教工作的「長征將領」〉曾有這一段文字,記錄曲折曲折,跌宕起伏的過去。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當中,提起日治時代,許文榮說:「日治時期,(郭鶴堯)他擔任了新山自衛團團長,隸屬新山署長(警區主任)管轄之下。當時新山署長是他的好朋友。這個自衛團有點像地方上的警衛組織性質。」

什麼概念?許文榮言:「(自衛團)真正的工作是為當時的日軍政府找工人修建道路等工程。凡四十歲以下的,都是他們所要尋找的對象。找到的人若不願意做,便要付五元,他們便找其他工人代替。」

此處語焉未詳的是, 「便要付五元」,是指被找到的人本身付錢,還是自衛團代繳?萬一他們沒有能力繳付五元,將會如何?……不管怎樣,耐人尋味的種種內情,有待傳記的學術專家分解,找出日治真相,刻在郭鶴堯小學牆上,永垂不朽。

楊善勇

楊善勇
時評人,著有《MH370X檔案》(吉隆坡:大將,2014)、《黨領導不想提的50道問題》(吉隆坡:大將,2015)、《老馬紅燒一個馬來西亞:馬哈迪醫生秘藏42道政治食譜》(吉隆坡:大將,2016)、《馬來西亞經濟慘後憂鬱症》(吉隆坡:大將,2017)。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東方文薈】葉佩詩:動與不動

5日 • 一月前

【東方文薈】謝詩堅:馬哈迪重估一帶一路

5日 • 一月前

【東方文薈】謝光量:華教與社會運動

5日 • 一月前

【東方文薈】林志翰:希盟衛生政策一年回顧

5日 • 一月前

【龍門陣】楊善勇:一甲子作畫 六十年寫真

4日 • 一月前

【龍門陣】李的洺:沒有平等,又何來正義?

4日 • 一月前

【希盟執政一周年】李慧珊:大馬的經濟怎么了?

4日 • 一月前

【名家】劉國偉:統考應成為全民教育資產

4日 • 一月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