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門陣】鄭庭河:宗教、個人和法律
【龍門陣】鄭庭河:宗教、個人和法律

【龍門陣】鄭庭河:宗教、個人和法律

評論 / 龙门阵

最後更新 2019年04月29日 17时27分 • 評論: 鄭庭河 • 濁水有魚

說實話,誠如許多「太」具批判性的思想家那樣,尼采如果生在今天的馬來西亞,恐怕早就被譴責、恐嚇、起訴(乃至神秘失蹤?)畢竟他實在講了太多對宗教頗「尖銳」的話,包括直接如「宗教乃人所創立」之類。

無論如何,在今天的西方社會,關係宗教的言論,不管是正面或負面,只要沒有牽涉惡意攻擊、阻撓、干擾具體的人或事之成份,基本上都是可以容忍,甚至是被認可、鼓勵其言論自由的。

換言之,對於宗教,人們可以信或不信、喜歡或不喜歡、認同或不認同、支持或不支持,但基於人權、民權、文化權等神聖原則,任何人的言行皆不可侵犯到私人之宗教觀點、態度和行為。這不僅關係非教徒和教徒之間,也關係教徒和教徒之間,意即同為教友,甲也不能具體干預乙如何實行其宗教觀點、態度和行為——就算甲乃所謂宗教「權威」也好。

個人與宗教的「角力」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當然,西方社會能達到今天如此高度的宗教自由和寬容,也是經過漫長的改革及演化的。即便在尼采生活的年代,雖說歐洲的思想和言論環境已相對開放,但普遍上人們還是覺得其針對宗教的言論過於「驚世駭俗」,乃至「大逆不道」(尤其因他公然宣稱「上帝死了」,更是惹怒了不少教徒)。

值得注意的是:今天西方人所謂的宗教自由和寬容,實乃建基於對個人權利的尊重和保障之上的,所以宗教不能對個人實行任何目的及形態的強制性行為。就算某個個人不欣賞、不認同宗教,乃至對宗教蠻有負面看法和評價,宗教也不能阻撓其表達觀點和立場。宗教界最多只能對任何被判定為「具體」的污蔑、恐嚇、羞辱或散播假消息等的個人行為採取法律行動。

比如說某君公開宣稱「神是人造的」,或者「宗教是鴉片」,宗教界可以批評、反駁,但卻不能阻撓他繼續陳述和傳播如此看法,因個人有權對宗教抱持任何意見和態度。惟若某君公然污蔑、嘲笑、抨擊某宗教或某宗教之神祗、教義、人員等乃「低級」、「醜惡」、「荒謬」、「假貨」、「謊言」之類,或指摘其涉及不法、不道德勾當,由於具體的「言論傷害」或已造成,那被波及的宗教界的確有權對他訴諸法律行動。

簡言之,現代西方法律是首要保障個人尊嚴和權利的世俗法,宗教即便在教徒眼中多麼「神聖」、「偉大」、「絕對」、「尊貴」,但也不能超越此法,僅能在必要時依一般的世俗規定和標準程序借用此法來捍衛自家權益。

甭說,在非西方社會,乃至包括本國,不少人對宗教的「狂熱」已經到了漠視,甚至無視個人的程度,從不認為人權即包括個人對宗教的決定權,所以宗教是超越世俗規範的。如此「宗教先於個人」的思維,從現代文明的角度,誠已屬極端。最極端的例子,便是連「污蔑」宗教也可以導致個人在所謂宗教法之下被處死(且所謂「污蔑」,還是由宗教權力機構單方面裁定的)。

本國若要避免繼續淪落至更極端的宗教結構之「統治」(包括宗教法的擴張),誠有必要開始關注思維和話語領域裡個人和宗教之間的「角力」,不能再漠視宗教界某些極端分子一再試圖通過介入思想、教育、文化等事業來弱化、顛覆個體主義作為現代文明——尤其制度文明——之基了。

鄭庭河

鄭庭河
南京大學哲學宗教學博士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東方文薈】葉佩詩:動與不動

5日 • 一月前

【東方文薈】謝詩堅:馬哈迪重估一帶一路

5日 • 一月前

【東方文薈】謝光量:華教與社會運動

5日 • 一月前

【東方文薈】林志翰:希盟衛生政策一年回顧

5日 • 一月前

【龍門陣】楊善勇:一甲子作畫 六十年寫真

4日 • 一月前

【龍門陣】李的洺:沒有平等,又何來正義?

4日 • 一月前

【希盟執政一周年】李慧珊:大馬的經濟怎么了?

4日 • 一月前

【名家】劉國偉:統考應成為全民教育資產

4日 • 一月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