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門陣】黃瑞泰:一個沒有歷史記憶的城市
【龍門陣】黃瑞泰:一個沒有歷史記憶的城市

【龍門陣】黃瑞泰:一個沒有歷史記憶的城市

評論 / 龙门阵

最後更新 2019年04月26日 20时11分 • 評論: 黃瑞泰 • 師思師偲

吉隆坡是一個沒有歷史記憶的城市,在近二十年的發展浪潮下,許多吉隆坡人曾經生活的經驗與記憶的空間一個一個被銷毀,大樓一棟一棟地拔地而起,這城市看來越來越發達,其背後的歷史與文化也快速地消失,吉隆坡的歷史記憶已經被消失得七七八八。

最近在教學中,必須要向學生傳授文化、文化遺產等相關概念,卻才發現今天在跟中學生竟然沒有辦法找到一個承載共同記憶的歷史文化的空間。古蹟保存及文化保育工作者張集強從半山芭監獄被拆的時候就不斷地在問,今天還有什麼地方是我們吉隆坡人共同回憶的歷史文化空間?這個問題,我沒有辦法想到一個答案。

文化遺產是活的存在

上週震驚國際的巴黎聖母院大火,全球看到巴黎人面對高塔倒下時的淚水,也看到巴黎人對於這個八百餘年的歷史建築背後的情感聯結。這座位於塞納河畔的古老建築背負的不只有老舊、也不只是856年這麼一個簡單的數字,它可能是某人初戀的地點,可能是跟父母最後一次散步的地方,可能是與孩子踏上第一步的空間,可能是在這個地方經歷了生離死別,今天在巴黎生活的不同世代都對此建築有不同的回憶與生活經驗,這才是巴黎聖母院作為歷史文化遺產的意義。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歷史文化遺產不該是歷史,也不能只是遺產,它們應該是一個活的存在。所謂活的存在,指的是人們仍然依照原本的方式繼續在相關空間生活,繼續累積其歷史、文化資本,讓其文化底蘊繼續成長。

無奈的是今天國內掌控文化遺產建設與管理的相關公、私領域對此的認知十分匱乏,常常把原本活著的文化空間做成遺產,原本生活的人不在,只有外來者也不知道為何要到此來打卡,剩下空虛的軀殼,茨廠街鬼仔巷就是最近最典型的個案,鬼仔巷對我們而言,已經消失了。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吉隆坡人,茨廠街、半山芭監獄、獨立廣場、陳氏書院等都是我生命經驗無法取代的部分,只是在錯誤的管理規劃下,早已經一個個地消失。當我們不斷地在反思為何今天年輕孩子都不知道這個城市的歷史的同時,我們也很殘酷的發現根本就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將我們成長、生活的故事傳承給下一代。

錯誤的規劃將活的空間變死了,原本與人的聯結也斷了,剩下的記憶,也難以再讓孩子感同身受了,而這種感歎不該出現在我這個年紀身上,背後是無法言語的無奈。

黃瑞泰

黃瑞泰
獨中老師、隆雪華堂文教委員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東方文薈】葉佩詩:動與不動

5日 • 一月前

【東方文薈】謝詩堅:馬哈迪重估一帶一路

5日 • 一月前

【東方文薈】謝光量:華教與社會運動

5日 • 一月前

【東方文薈】林志翰:希盟衛生政策一年回顧

5日 • 一月前

【龍門陣】楊善勇:一甲子作畫 六十年寫真

4日 • 一月前

【龍門陣】李的洺:沒有平等,又何來正義?

4日 • 一月前

【希盟執政一周年】李慧珊:大馬的經濟怎么了?

4日 • 一月前

【名家】劉國偉:統考應成為全民教育資產

4日 • 一月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