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門陣】楊善勇:大事做不了,只好改名了
【龍門陣】楊善勇:大事做不了,只好改名了

【龍門陣】楊善勇:大事做不了,只好改名了

評論 / 龙门阵

最後更新 2019年04月26日 19时59分 • 評論: 楊善勇 • 僅供參考

大事做不了,小事做不好;本身的政績怎麼被看見呢?靈光一閃,有了:改名。此事說來,前朝已有。哈古樂小學從霹靂哈古樂園南遷,不知何故,被改名為「深靜華小」,正是經典之佐證。

此外,汝來新城的武吉格裡烈育僑華小,則易名「光星華小」,以表揚捐獻校地,出錢建校的汝來新城發展商顏光星。雖然民間上下,有所嘀咕,朝廷還是一意孤行,不把歷史當一回事。

好了,前科既然有了,《東方日報》報道:雪州行政議員黃思漢如今證實,位在雪邦的吉隆坡國際機場(KLIA)據說或易名,準備帶到國家交通理事會上商討云云。

瞬息萬變,黃思漢言,外界無須太過驚訝,國際早有規範:日本東京的羽田和成田、韓國首爾的仁川、曼谷的素萬那普、廣州的白雲、上海的浦東、阿姆斯特丹的史基浦,都是如此這般。既是這樣,內閣的當權領導當年是怎麼議決的?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當中一個考慮,恐怕乃是顧慮雪邦(Sepang)之名,和原有的梳邦(Subang)機場,不但音節接近,而且拼寫也只有兩個字母之差。事關重大,毫釐之魯魚亥豕,可能因此導致導航失誤,甚至肇成一發不可收拾的空航閃失。

理解這點,幾經討論,最終折中的決策,唯有借用KLIA。現在試圖改回,但是,梳邦機場目前仍在運作之中;機場的記錄,機長的報告,機票的書寫,要如何處理,才不會錯寫?

諸如這些,縱然不是問題,機場之重新命名,顯然也不是關鍵的要務。按照管理學的輕重急緩評估,大可暫擱一旁。否則,經此一改,KLIA2,也要隨之改正;哈古樂和育僑華小,怎麼還可以繼續掛上深靜華小和光星華小的招牌?

楊善勇

楊善勇
時評人,著有《MH370X檔案》(吉隆坡:大將,2014)、《黨領導不想提的50道問題》(吉隆坡:大將,2015)、《老馬紅燒一個馬來西亞:馬哈迪醫生秘藏42道政治食譜》(吉隆坡:大將,2016)、《馬來西亞經濟慘後憂鬱症》(吉隆坡:大將,2017)。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東方文薈】葉佩詩:動與不動

5日 • 一月前

【東方文薈】謝詩堅:馬哈迪重估一帶一路

5日 • 一月前

【東方文薈】謝光量:華教與社會運動

5日 • 一月前

【東方文薈】林志翰:希盟衛生政策一年回顧

5日 • 一月前

【龍門陣】楊善勇:一甲子作畫 六十年寫真

4日 • 一月前

【龍門陣】李的洺:沒有平等,又何來正義?

4日 • 一月前

【希盟執政一周年】李慧珊:大馬的經濟怎么了?

4日 • 一月前

【名家】劉國偉:統考應成為全民教育資產

4日 • 一月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