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廖氏足跡

砂拉越廖氏足跡

評論 / 东方文荟

最後更新 2015年09月12日 19时18分 • 評論: 廖文輝 • 觀念平台

(一)廖氏在老越縣的幾個落腳點2015年7月25至27日,我到鄰近汶萊和沙巴的砂拉越邊陲小鎮老越(Lawas)進行田野調查,期間走訪了幾個早期廖氏族人落腳的所在。廖氏族人從安溪原鄉到老越,一般是從新加坡乘船到納閩,然后才抵達老越。但他們進入老越,除了順著老越河到市區上岸,另外也有以大老山(Trusan)河在大老山上岸,或在文拿卜(Merapok)上岸者。

此外,在瓜拉老越(Kuala Lawas)、本南(Punang)、順達(Sundar)等馬來村落也聚集了好些廖氏族人。上述都是馬來村落,華人雜居其中,有者也是居住在高腳屋,這些村落的華人主要以經營雜貨店為主,客戶主要是馬來人,同時也收集土著從森林中採集的土產,然后轉手再販賣或出口。

大老山距離老越鎮約21公里,其開埠比老越還早,大約在19世紀中晚期。大老山也是汶萊灣唯一的貿易中心,吸引了附近村鎮和河流居民到此與汶萊的馬來人、中國人和新加坡人交易。貨物由此出口經納閩到新加坡,新加坡的進口貨物也由納閩到此,也是老越縣的集散中心。不少到老越縣的華民,概由此上岸。

早期這裡也聚集了不少廖姓族人。在大老山福德宮所見緣捐者的名錄中,有不少廖姓人氏,可證廖姓人氏在此或鄰近的數量。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文拿卜距離老越市區大約35公里,文拿卜河流經此處,成為戰前南來華民上岸的口岸,同時也是一個森林產品和商品的集散地,其開埠時間約在1900年。

瓜拉老越則是位于老越河口的馬來聚落,距離老越14公里。早期已經有華人移入,但華人住戶不多,可能不到十戶,主要以廖姓為主。

本南,距離老越12公里,在南中國海邊的馬來村落。早期有幾間華人商店和住戶,但現在不僅全數搬到老越,連建築也被拆除,僅余一間廢棄的雙層木板店屋和洋灰磚塊雙層店屋,業主為老越顯達廖冠英。

順達,距離老越30公里,華人較多,也像馬來人般住在高腳屋,目前華人經營的商店有兩間是廖姓人氏所有。

以上的村落,由于沒有經濟發展潛能,許多年輕人相繼離開到外地謀生,目前除了順達有較多華人住戶,其他則所剩無幾,幾乎是這幾個馬來村落的普遍現象。

老越廖氏及其貢獻

去年,砂拉越華人文化協會執行秘書蔡增聰先生傳來了一篇題名為<廖姓人士與老越發展>的文章,得知老越是個由安溪廖姓人士發展起來的聚落。

當時就引起了我的注意,就我所知,在馬來西亞的廖姓人士主要有兩支,一支是客家人的廖姓,另一則是安溪關橋的廖姓。關橋的上苑原為廖姓的村落,后來有一支上苑的廖姓移居到上苑外面的善益定居,故有內廖和外廖之別。我爺爺即為善益的外廖人士,在霹靂南部的美冷(Behrang)落戶。就我的田野調查所知,目前安溪廖氏主要聚集在兩個城鎮,一為彭亨內陸的直涼,至今繁衍了約千余人,他們是福遂公派裔四房和五房人士。另一則為砂拉越的老越。

老越的廖姓主要是福遂公派裔長房、三房和六房人士,在戰前有約數十戶人家,近百人左右。人數不多,但卻佔了當時華人人口的90%,可謂是不折不扣的廖家村,也是閩南村落。流經老越的老越河甚至被稱為「廖厝港」(港的閩南音為河的意思)。

當地人也認同老越后來的發展,是廖姓人士奠定的基礎。1960年代,由于砂拉越共產黨的動亂,逼使許多詩巫的福州人外移,其中有部分就移至老越,福州人的移入改變了老越華人的方言群體的結構,加上現時大量廖姓人士外移,廖姓人士至今雖然仍是最大姓氏,但群體比例大概只有一半。

老越的開埠大約在1900年,在老越四大開埠先賢中,就有三個廖姓人士,他們是廖修安、廖金柳和廖烏務。

開埠初期的十余間商店,主要就是這批廖姓人士所經營,吸引了周邊的村鎮到此營商。他們三人也曾先后都擔任英殖民時期老越的華人甲必丹。這四大先賢也是老越中華公所的創辦人,有趣的是,1923年中華公所易名為中華學校后的第一批學生,只有八位,七男一女,竟然全是廖姓子弟。同時,資料也顯示,直到1951年,中華學校的董事長概由廖姓人士擔任。

1960年代,為解決華人子弟升學問題,老越的社會賢達,發起創辦私立中學,其中大部分參與者都為廖姓人士。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廖金爐義不容辭的捐獻四英畝的膠園為校地,只留下后端土地給自己的兒孫。

老越最早合法註冊,面向全老越華社的華人社團為中華俱樂部,它的創辦主要得力于廖姓人士,如廖鍾殿、廖水深、廖冠英等人,其中廖金柳主動將一間店屋以低租金租給俱樂部充當部所。此外,在老越16個華人社團中,有高達9個的主席是廖姓人士擔任,擔任副主席的則有5個。

1960年代末至1970年代初,由于拉讓江流域鄉鎮受到共產武裝活動的影響,地區時有戒嚴,生活大受干擾,人身不安全,故此福州人開始往外遷移至民都魯、美裡、林夢和老越等地。

1970年代以后,福州人也成為老越主要的華人方言群體之一,惟其如此,廖姓人氏的比例仍然偏高,約占華人人口的一半。

黃二大使尋訪記

2015年7月25日用過晚餐后,當地熟識廖氏家鄉神祇黃二大使在老越供奉原委的人士建議我到廖鍾惠住處拜訪。廖鍾惠其父廖金柳為老越第二任甲必丹,專事管理華人事務,對老越華人社會有極大貢獻,故此在老越市區有一條以他名字命名的街道(Jalan Liaw Kim Liu)。

根據其家中供奉的牌位,得知他于1880年出生于福建安溪,1967年在老越過世,享壽八十有七。他隨其叔父美興南來,憑一己的努力,積累財富,成為當地富商。

老越市區唯一的華人神廟福德祠內供奉的黃二大使,本為安溪官橋善益廖家村的家鄉神,廖金柳從中國家鄉帶來,並供奉在自家住宅內,同時歡迎廖姓人士到來祭拜。

到了1960年代,老越社咸認有必要另蓋一廟以利埠眾祭拜。1968年在多方努力下,終于在市區建造了堂皇富麗的福德祠,其正殿神龕供供奉三尊神祇,中間為大伯公,左右兩邊分別是黃二大使和協天上帝。

事實上,福德祠中的黃二大使是依據廖鍾惠家中所供奉者另外按置而來。廖宅中的神龕共有五尊神像,正中為大伯公,右邊兩尊為黃二大使,左邊兩尊為祖叔大人。緊鄰大伯公左右兩邊的神像,原為從中國帶來的神像,其中的黃二大使神像,其臉部已經腐朽,面目全非。

由于時間的洗禮,以致木質腐朽,為此約在1984和1985年間,廖氏到新加坡另外訂做全新的神像,開光安放以后,舊有的神像本當遺棄,但廖鍾惠不捨丟棄,仍然安放在大伯公神像兩旁,其最外的兩旁則供奉全新的神像,形成新舊神像共同供奉的情形。

廖姓族人為何以黃二大使為家鄉守護神,族人間流傳一段說法。黃二大使原為黃姓人士所帶來,是黃姓族人的守護神,沒想與廖姓族人同村共居時,黃姓族人日益人丁淡薄,廖姓人士卻人丁盛旺,廖氏族人認為這是黃二大使庇佑所致,並形成強姓逼迫弱姓的局面,在驅趕黃姓族人時,逼使他們將黃二大使留下。此后黃二大使就成為廖氏的守護神。

廖文輝

廖文輝
新紀元學院馬來西亞歷史研究中心主任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群英會】張瑞強:走向團結的政治大聯盟

14日 • 約10小时前

【龍門陣】劉國偉:錯判局勢惹的禍

14日 • 約10小时前

【龍門陣】楊善勇:有時這樣,有時那樣

14日 • 約10小时前

【龍門陣】劉華才:灌輸政治仇恨有必要嗎?

14日 • 約10小时前

示意圖

【名家】鄭庭河:教育的政治化和傷害華社

14日 • 約10小时前

示意圖

【名家】郭朝河:你是600億遺囑的一分子嗎?

14日 • 約10小时前

【群英會】蕭德驤:誰家的國家公園

13日 • 一天前

【龍門陣】楊善勇:被電子課本電到了

13日 • 一天前

关闭